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:新冠肺炎病毒源于自然


“从2月2日到现在,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。每天的新发感染者,从四位数、三位数、两位数,已经到现在的个位数,我相信不久之后应该就能清零。清零以后,再观察两个星期,没有新发感染,我会建议解除武汉封城。”

六是要及时通报疫情,并公之于众,让民众了解疾病的态势,依靠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,增加老百姓对疾病防治的信心,大家都行动起来,才能真正做到群防群治。

据意大利卫生部门披露的数据,意大利新冠病毒测试呈阳性的人中74%超过50岁。在官方统计和公布的确诊病例中,老年人占了相当大的比例。

相比之下,意大利无论是检测数量和能力都有所不及。3月24日,意大利民事保护部门负责人、新冠病毒应急委员会专员博雷利(Angelo Borrelli)在接受《共和报》采访时表示:“如果说在意大利每确诊一个病例,就有10个人感染者,这种比例是可信的。”这意味着意大利目前的实际感染人数可能在70万人左右。

三是估计已经有不少人被感染,仅靠金银潭医院一家收治病人是不够的,建议立即腾空几家医院来专门收治新冠病人,这样,病人能够做到“应收尽收”,医务人员也能做到有效防控。

为什么两个同样有着高比例老龄人口的国家,老人的感染率大不相同?这背后两国社会文化和老年人的社交行为习惯不同,或许是一个被忽视的重要原因。

李兰娟:从2月2日到现在,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。当初疫情相当严重,很多病人隔离不够,住院难、检测难,我也提出了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许多建议和办法。在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指挥、亲自部署下,发出“应收尽收、应治尽治”的号令,经过大家齐心协力、守望相助,想了很多办法,政府一下子腾出了超过1万张的床位。到现在,所有的方舱医院已全部休舱,武汉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医院,也已经集中到10家。每天的新发感染者,从四位数、三位数、两位数,已经到现在的个位数。(3月18日0—24时,武汉市确诊病例、疑似病例均无新增,这是疫情发生以来,首次出现“双零”。)

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地方,在死亡病例统计口径上,德国和意大利也不相同。德国没有将无法确定是否由新冠病毒致死的病例统计在内,也没有将确诊前就已经死亡的病患统计在内。德国医院通常不像意大利那样进行验尸测试。因此这些死亡数据也就不会被统计在内。

此外,在意大利推广全面检测还受到政治因素的干预。在疫情暴发初期,伦巴第大区曾要求在北部实施全面大范围检测和追踪,但遭到政治立场不同的中央政府反对。

根据德国政府的数据,德国医院共拥有28000张重症监护病床,比欧洲平均水平高出三分之一,更是远超过意大利。不过值得注意的是,到目前为止,德国的医疗系统尚未经受如意大利一般的严峻考验。因此也无法保证德国在同样状况下就一定会比意大利做得好。